乌衣

抹茶專門店AM:

赛博朋克架空的基于歌曲《造物者》的设计的舞台,囤图来啦

聿書:

初遇
嘗試畫了這種感覺
★圖檔開太大了 ★
★結果傳上來糊了 非常抱歉 下次改進★
(ooc/草稿流/私设注意

【杰佣】怪物(白刺)

毛熊团:

*白纹×刺客,还有一点理发师×弹簧手


*白纹人外设定,很多地方有私设脑补
*部分剧情走向和台词来自 @Parrrrrr 啪总的白刺跟理簧条漫
*说真的杰克的推演对我的打击挺大的,甚至是认知和理解的崩塌,让我有些不知所措,觉得我在官方面前大错特错,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以前写过的和想过的,更不知道怎么继续正在写的。
我很庆幸这篇提前一步写完了,否则我现在的状态真不知道要怎么写下去,所以这篇就这样吧。
然后我要自闭几天缓一缓,请谅解。
*我真的很喜欢杰克的推演,只是大概我以前错的太多了


*我杀老福特!白刺没开车都屏!




1
毋庸置疑,白纹是个怪物,无论是他变形的左手,还是他的皮肤——如果能叫做皮肤的话——表面流动一般的泛着金属光泽的胶质“液体”,这些都让这位监管者无论在游戏中还是游戏外,都是令人退避三舍的存在。
但跟所有的杰克一样,白纹至少表面的温和绅士,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他人的负面印象和疏远状态——况且他还有玫瑰手杖。虽然他不是很热衷于使用它,但在杰克之中,拥有手杖是“受欢迎”的代名词,白纹并不觉得这点有什么不好,游戏里照样抓人杀人,是佛是魔全看心情。
虽然也有被抓的求生者挣扎着叫“怪物放开我”之类的,但白纹也不恼,毕竟他本来就是,还怕人说么?


2
作为怪物的白纹日夜都戴着面具,一来是监管者们默认掩盖真容的习惯,二来则是……白纹并没有真容。
他整个身体都是那种银色的胶质液体组成的,只分化出了人型状态,很多细节的部分则是敷衍了事,比如面部。
本来白纹并不在意自己没有脸这种东西的,而且他也并不会调动面部的“液体”来做一张脸,有时他连自己的形体也不能很好地控制——反正没有人会看,他也不想费这个劲做给人看。


3
但当他发现自己被那个人吸引了的时候,一切就都变了。
穿着刺客披风的奈布·萨贝达留给他的总是孤身一人的背影,他帮助队友承担伤害,却总是拒绝受到帮助,甚至是临死之时。
一个人背起所有付出和牺牲,而且这样的人还正承受冷落,白纹认为这样是不正常的,他想要……弄清这一切。


所以——当决定追求那个孤独的刺客时,他开始思考,自己要用怎样的脸来对他。


4
白纹并不知道,自己需要怎样的一张脸,更不知道刺客会接受或者喜欢怎样的脸。他观察过很多人,也尝试过在面具下幻化成他们的模样,但他知道这些都不是他自己的。
他开始学习着如何塑造自己的脸,是创造,而非模仿——至少……他不想作为怪物面对他。
白纹不敢近距离观察刺客的容貌,怕自己受到影响,但他似乎过于在意了这一点,当刺客找上门来质问他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在游戏中的表现有多么“失格”。
“抱歉佣兵先生,我听不懂您的……”
“别装了,怪物,一次两次是失误,三番五次就是放水了吧。”白纹的领带被对方粗暴地拉住并扯下来,这让他们之间的距离挨得前所未有的近——太近了……也太危险,这么近的距离刺客的模样他得清清楚楚,“和你讲清,我不需要你那可笑的怜悯,怪物。”
不,那不是怜悯……那只是……
“萨贝达先生,我们打个赌吧。”
白纹知道,不管自己是否准备好,无论如何……这是绝佳的时机。
“赌您无法拒绝我的告白。”
怪物已经沉沦其中,他必须抓住机会,就算他的面具之下,依然空无一物。


5
“我只要赢就够了。”
白纹想要赢。事实上,他对自己是否能追求到对方并没有顾虑太多,相反,自己要卸下“伪装”对他露出“真容”这一点让他更为烦恼。
然而该做的还是要做,他在对方的楼下等,在对方的房门上贴玫瑰,暗地里帮他改变被疏远冷落的境况……虽然刺客没有做出任何回应,而白纹只知道自己还没准备好,他忽然觉得也许自己并不该过于频繁地在他面前露面。
那就……暂且回避吧,不管是在游戏中还是游戏外。


6
刺客也不是傻子,他似乎察觉到了白纹在躲着自己,又不想听之任之,他讨厌被牵着走的感觉,于是他甚至挑着白纹上场的时候代替了艾米丽参加游戏。
当准备时白纹从幕布后看到准备席上的刺客,一瞬间他产生了“现在不是时候”的想法,也许刺客的忍耐到了极限?但是他自己……
于是他请求了红蝶小姐替班。
白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对着穿衣镜站着,抬手摸上自己面具的边缘,他尝试调动面部的“液体”组成一个人脸的模样,然后他慢慢地摘下面具
——不,这不行……果然还不到时候。


7
白纹知道自己想赢,无论如何都不能停下“攻势”。于是他干脆不再出现在刺客面前,转而以各种形式传达用更直白的话语,但毕竟白纹并不能确定对方的忍耐临界点,他只希望自己能在那一切来临之前……至少能准备出一个能派上用场的。


“杰克!你到底有完没完!”
当房门被粗暴地推开时,白纹就知道要来了,不过他还是试图用装傻抵挡了一下,虽然刺客完全不吃这一套。
“再装下去就没意思了!”
是啊,白纹一直在装,装作没有回避他,装作自己不是个怪物——装作自己想赢。诚然他想用尽所有办法去追求,但又不想自己以未完成的样子去面对最终的时刻,而他不是奈布·萨贝达,他不能左右对方的行动和决意。
“为你带去困扰是我考虑不周。”
白纹看着刺客将一张纸条捏地发皱,他的表情更多的是被愚弄的气愤。他忽然感到一丝释然,既然自己会被拒绝,那么再做什么准备也无所谓了,不必再回避,断了念想,一了百了——怪物输了,那就算拥有了自己的容貌,又有什么用呢?


8
“……所以你是来拒绝我的。”
事已至此,就算是输了有些事也还是要做的。白纹抬手摸上了自己面具的底部,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在人前卸下面具,也许也是最后一次了,在这种时候他只准备好了一张临时程度的成果,但对于失败来说,应该也足够了吧。
他躬下身,右手抬起在左胸微扣,大概是心脏的位置,但对于白纹这种怪物来说,他放在那个位置也感受不到任何动静。
“我喜欢您,奈布·萨贝达先生。”
他说出来了,总算没什么遗憾,他直起身子,将面具又慢慢带了回去,他感到了如释重负的轻松。在刺客沉默的功夫,白纹已经开始思考,对方赢了会提出怎样的要求。
“我输了,那么我能为您效劳什么?”
他们沉默地对视了好一会儿,忽然刺客上前几步,抬手将那张捏皱了的纸条狠狠拍在白纹的面具上,跟着转身就走。
“我也没赢。”
而当白纹看到纸上的内容,除去惊喜,他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
啊……这可太糟糕了。


9
比起刺客临走时要他洗干净等着的宣言,白纹更担心的是他要怎么面对……面对即将来临的初//////夜。自嘲着自己果然是怪物吧,普通人这种时候一定都在想着上////床要怎么做,也就是他竟然想的是要不要摘面具以及摘了要怎么面对……而且刺客那种脾气性格,若是在床上自己不摘面具,怕是会生气的吧。
没办法了,白纹竟然有点自暴自弃,只能想着蒙混过关了。


“怎么了?都这时候了你连吻我都不敢?”
我是怪物啊,奈布。白纹在心里默默回应,表面上只是沉默,他看着刺客撑着身子坐起来,他抬手按上白纹的面具,将其卸下,然后自己送了上来。
白纹能感受到刺客嘴唇的柔软和温暖,那触感和温度烙在他的“脸”上,渗进他的“皮肤”里,融入他身体的“液体”中。他很庆幸自己破绽百出的伪装没有被识破,也许是欢/////爱让这个一向敏锐谨慎的雇佣兵暂时放松了下来,那么,让对方完全沦陷于欢////愉快乐,或许是最好的方法。
这么想着,白纹揽上刺客的腰身,用力将对方压入床中。
“我可不止敢吻你呢,我的小先生。”


10
这样应该能瞒上好一阵吧,奈布看起来都没起疑心。
游戏中正处于隐身状态,白纹顺着脚印追逐着某个求生者,他能听见人类受伤奔跑的喘息声,但这没能激起他多少兴奋感,老实说他有些心不在焉。
抬手将要翻窗的求生者打倒在地,他停顿了一下,不动声色的叹了口气。
平局好了,反正也不算放水。
他忽然想起来,刚刚来准备室的路上正好碰到了结束了游戏下场的理发师——一个最接近于人类的杰克。
“真稀奇,今天竟然带手杖。”白纹看到了对方腰后露出的一截手杖,他记得这个人是更喜欢披肩的。
“嗯,刚刚有他出场。”理发师耸耸肩,话里所说的“他”是谁都心知肚明,这人不久前才跟弹簧手确定了关系,而眼下明显正处于热恋之中,游戏里碰到来点特殊待遇也很正常了。
“四放?”
“嗯。”
“真不像你。”
“我费了不少力气抓他,而他也‘牺牲’自己陪了我一整局让队友不受伤害,”理发师的面具后面传来低低的笑声,“偶尔这样来一次感觉也不错——我先去找他了,下一场你加油。”
“嗯。”
白纹看着理发师走远的背影,感觉有点……羡慕啊,至少他能坦然地摘下面具,用一张正常的人类的脸,去面对自己喜欢的人。


11
刺客背对着他趴在床上,腰身无力地塌着,整个人被顶得摇摇晃晃,忽然他弓起背紧绷起来,发出几声短促的呻/////吟,然后又放松下来趴回床上。
白纹没急着抽离,而是扶着腰将他翻了过来。
“不、不要了……我很累……”刺客眯着眼睛,眼角还带着生理泪水,他用难得软软的声音嘟嘟囔囔。
“嗯。”白纹看着他闭上眼一副马上就要睡过去的样子,简短地应了声,他附身在对方额上碰了一下,而在确定刺客确实睡着了之后,白纹解除了自己面部的模样。
他看了看被丢在床头的面具,叹了口气,反正人都睡着了,不戴就不戴了吧。


12
事实上,在刺客醒过来的一瞬间,白纹就察觉到了,但是也没什么用,至少他不可能再去取面具戴上掩盖自己,更不可能组成一张“脸”出来。
“……你有什么想解释的?”刺客抱着胳膊倚在床头,就着壁灯柔和的光线,他还算能看清白纹的样子——面部属于脸的地方,此时只是一层银色的胶质“液体”,流动着,就像他身体的其他地方一样,五官模糊不清,眼睛的位置是诡异的两团光,而接近于下巴的地方有一道漆黑细窄的锯齿状裂缝,他猜那可能是代表着“嘴”。
面对怪物的长相,刺客的表情竟然没什么波动,要说有什么情绪那也是气愤,被爱人欺瞒的愤怒让他恨不得一拳招呼过去,但看起来白纹一副低声下气的样子,他也不好贸然动手。因此他正处于审问者的地位,要问出这背后的全部实情。
“如你所见,我是个怪物。”
“你是怪物,我知道啊。”
“不,我是说,我是个连正常人类样子都没有的怪物。”
“正常人的样子?那么你跟我告白的时候——”
“那是假的。”
刺客感觉心里的火气腾地就窜起来了,但同时也有莫名酸楚的东西在心底蔓延,“好啊,你骗了我这么久?”
“是的……我想至少用正常人类的模样来面对你,所以——”
“我要那种玩意有什么用?”刺客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他伸手揪住对方的领子,拉进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他第一次那么近距离观察对方真正的样子,“你是怪物的样子又怎么了,啊?”
“我不想连亲吻你的时候,都是怪物的样子。”
“那又如何?我他妈都跟怪物上床了,你这点破事我还能怎么样?”刺客气极反笑,他虽然在白纹此刻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但他依然听得出对方声音里的低落和心虚,“我告诉你,你一开始就没必要跟我瞒着这些!”
“……对不起。”
“我他妈又不是看脸才喜欢你的!”虽然长的好看也是加分项。
“我错了,我不该……呃,瞒着你。”
“你说不想用怪物的样子吻我?那我做给你看!”
刺客倾身过去,唇贴上白纹面部那道细窄的裂缝,他从一边的“嘴角”开始,细细地亲吻,缓慢而深情,一直到另一边。
“不就是一张怪物的脸么?我又不是没有准备!”
而白纹似乎愣住了,在刺客离开之后都没反应过来,直到面上被拍了一巴掌。
“你听着,”刺客直视着他,一字一句,清晰又郑重,“我爱你,那些该死的伪装假象我都不需要,我只要你,怪物。”
“啊……我也爱你……”
“还有什么瞒着我的赶紧说!”
“……遵命,我的先生。”


13
白纹知道对方最讨厌怜悯和放水,在确定了关系之后,虽然他们都心照不宣地避开对方在场的游戏场次,但依然会不可避免地碰到——既然不能回避,那就只能比试一番了。虽然让刺客受伤流血,白纹会觉得于心不忍,但他认为那也是对他的尊重,况且被板子砸头也是很疼的。
是雾区,白纹看到了他那忙着破解密码机的先生,而后者在他还未走近的时候便果断逃开。刺客溜着他往雾区边缘跑着,离边界只有几步距离了,白纹从侧面抬手打出雾刃,他看到其中一道打中了刺客,也听到了对方负伤的一声痛叫。他的兜帽被雾刃吹掉了,知道雾刃后的白纹没有擦刀时间,他本能地向后看去判断自己躲闪攻击的时机。
白纹本来不指望下一刀能打中的,毕竟刺客正回头看着他出手的方向,然而挥手下去就听见了又一声惨叫。
他们都愣住了。
跪在地上的刺客跟白纹面面相觑,白纹看着刺客没了兜帽遮盖的脸,沉默了几秒,他转身离开,他知道刺客的队友会来救他,而他自己则另有打算。
那一局,白纹解决掉了刺客的所有队友,最后他站在地窖旁边,等来了那个还在流血的求生者。刺客下意识地扯了扯头上的兜帽,更深地将右半张脸遮起来,他在等白纹说什么,或者就直接结果他。
“结束之后来找我。”


14
再见到刺客时,他之前被划伤的创口还带着血迹,白纹沉默地看他走进来,坐在他对面的椅子里。
白纹早就泡好了一壶茶,但是他俩谁都没动一下。
“你没能躲开那一刀不是失误。”
“……如果我说是呢。”
“你骗不了我。”白纹抬起右手去碰刺客盖着半张脸的兜帽,后者对他的动作下意识地缩了一下,然而兜帽还是被掀开了,他的手抚上了对方的右半边脸颊,“你明明看到我抬手的动作了,不可能躲不开,而你并不会故意让我,所以,”白纹动了动手指,他碰到了刺客的右眼眼眶,“告诉我,你的眼睛……有什么。”
“……旧疾而已。”
“我要详细情况。”
“外伤的后遗症,复视,我用两只眼一起看的时候会出现重影。”
“所以你一直挡着一只眼?”
“……嗯。”刺客想了想马上补充道,“只是复视而已,不会有其它后遗症,也不会恶化。”
后遗症和恶化……白纹不是不相信他,只是他还是想亲自求证,但不是现在。他用另一只手取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他怪物般的真容,刺客看着他表情纹丝未动。
“怎么了?”
“现在你能看清我吗?”
刺客皱了皱眉,他一时搞不懂对方脑子里又在想什么,“当然能看清啊,我是复视又不是近视。”
“这样……”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我在想,你之前那么爽快地接受我的样子,是不是跟你的眼睛有关。”
“……”刺客一时语塞,于是他抬手按上对方摸在自己脸上的手,说话间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你在开什么玩笑?”
“抱歉,我只是……”
“我他妈就算一点都看不见了,也不会在乎你是怪物。”
“不,我……”
“至少我知道你真正是这个样子的,不管我的两只眼能看到你的几个重影。”
“……”
“我还以为你已经不会在意这种事了,杰克。”
“抱歉,奈布。”
刺客站起来,一只手按着白纹的手背,另一只手按上他的肩膀,身子一倾,脑门不重不轻地磕在白纹的“额头”上,“记着……你是怪物,但你也是杰克。”


15
“弹簧手前几天来问我上床的事了。”
“喔,理发师也来问我借东西了。”
“………”
“你是不是又说我像针了?想不想试试真正的‘针’?”
“……滚。”


16
明明前几天碰见理发师跟弹簧手,还是牵个手散散步的状态,这说上床就上床了啊。
啊,说起牵手,好像他们还没有过……几次。
这么想着,白纹看向身边的刺客,后者手插在裤兜里。
“你怎么了?”
“……要牵手吗?”
“你突然犯什么毛病。”刺客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去扯扯自己的兜帽。白纹看看他,又看看自己变形怪异的左手,便开始试图将左手变成像右手一般的正常人类手掌的模样——
刺客一看见他那么做就马上出声呵止了他,不知道哪窜上来的火气,催促着白纹将左手变回原样,然后不由分说地伸手去抓。白纹的左手可能是看起来他最像怪物的地方了,银色的胶质“液体”组成的变形巨爪,一刻不停地流动着。
“床都他妈不知道上过多少次了,我还能真拒绝跟你牵个手?”像挑衅似的,刺客执起他的触腕,贴在唇边亲吻了一下,“别人能做的,为什么我们就不行?”


16
关于刺客的右眼状况,白纹私下里专程去问了求生者艾米丽,他想知道对方的旧疾还有没有缓解的可能性,而艾米丽只是摇摇头,简单给他解释了一下。
“他的伤已经是很久之前了,而复视这种后遗症在一个月内进行手术是效果最好的,我想他那时候大概是没有条件所以延误了吧。至于一个月之后……手术的效果就会非常不理想,甚至微乎其微,也许这也是他放弃进行治疗的理由。”
“那么之后……”
“不会恶化,但我想已经那么久了,他应该……已经早就习惯了吧。”
“谢谢您,医生。”
白纹想,如果刺客的眼睛真的会情况恶化,变成什么糟糕的样子,至少自己已经有准备和他一起承担这一切了。


17
最近,庄园里来了新的求生者,他自称牛仔,看着就一副浪荡不羁的样子,还很喜欢跟女性搭讪。
白纹第一次见到这位牛仔的时候,他正在求生者住处的楼下等他的小先生,然后他就等着了跟一边闲聊一边溜达出来的刺客跟牛仔。牛仔也是第一次在游戏外见到监管者,还是监管者中数一数二不像人的,他给吓了一跳,一句“怪物怎么会在求生者住所”就没过脑子溜出了口。
对此白纹没什么反应,但一边的刺客可是听进了心里。
“没什么,他是来找我的。”刺客算是回答了牛仔的话,然后他看向白纹,“你去大门等我,我马上就来。”没等白纹出声,刺客就拽着牛仔转过了一个墙角。
“你刚刚叫他什么?”
“怪、怪物啊,难道他不是么?”
“没错,他是。”
“怪物来找你这个求生者做什么?”
“不关你事,你以后最好别那样叫他,他是个监管者。”
“啥?怪物还有区别——”
“游戏里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我们还是队友,但游戏外就不一定了。”
“你……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让你知道,怪物也是有主的。”
“………”


18
“你刚刚去和他说什么了?”
“没什么,走吧。”
“不过已经有段时间没人那样叫我了。”
“新人不懂而已,还是说你喜欢?”
“不喜欢。”
“就是说啊,怪物。”
啊,这个倒是喜欢。


19
之后白纹再见到牛仔,就是在游戏中了,说不幸也幸运的是,刺客也在同一局中。
抓到那个牛仔倒没费什么力气,只是白纹将他按上了椅子,在狂欢之椅的倒计时快要结束了的时候,他一直叫骂着“怪物”。
啊……怪物吗?
白纹没有回到雾隐的状态,而是躬下身,视线与椅子上的求生者平齐,他的右手按在左胸心口的位置,他的语气平稳,但也带着说不出的威压和虔诚,“抱歉,牛仔先生,这个词,只有我的小先生能称呼我。”
而赶着一丝时间赶来救人的刺客,将这话听了个一清二楚,他不免愣了一下,但就这片刻的时间,让他失去了最后救下队友的机会。
虽然有些对不起队友,但刺客承认听到白纹的那句话时,他自己的心底涌上来了一些庆幸的情绪——他知道,他终于成功地把这个怪物,从某个深渊中,拉了出来。


20
“真难得,你失误了。”
“……闭嘴,怪物。”
至少对于他来说,这个词已经被赋予了更多的涵义和价值——以他所爱的名义。


—END—



【授权翻译】【L月】Time After Time 时光回溯 Part 6[完]

祈君:

原文:https://www.fanfiction.net/s/5750682/1/Time-After-Time

 

Auther:by UnderneathTheRose

 

#Part 1    #Part 2    #Part 3    #Part 4&5

 

======================================================================

 

Part 6

 

L坐在他办公室里一贯的座位上,渡坐在他身边。他在椅子上来回晃来晃去,用吸管慢慢吮吸着牛奶。

 

“L?”渡小心地问道。“你相信基拉在控制他吗?”

 

“这是有可能的,但我不这么认为。要想让月回忆起从未发生过的事件,需要在笔记上写下太多细节。这可能都是谎言,但目的是什么呢?让我相信这些,他能得到什么?我不明白。”

 

“我想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你说‘我不明白’。”

 

L对渡笑了笑,知道这是真的。“月是我最好的对手。但是,就他所给我的信息,我并不相信他。我会要求他出示证据。如果他有‘时间笔记’之类的东西,我们可以交叉参考日期,但我知道他没法制造出这样的东西。”

 

“当然,否则我把他锁起来的时候就能找到了。我翻遍了他的口袋。”

 

“你当然会这么做了渡……不过……”

 

“不过……?”

 

“这是有可能的……”

 

渡皱着眉头看着他已经当作是自己儿子的男孩。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L的心被某个卑鄙的有杀人意图的少年所欺骗。“什么是可能的?”

 

“我会爱上他是有可能的。爱上月并不会太难以理解。看看躺在地板上的他。渡,他很漂亮。蜂蜜色的眼睛,褐色的头发,还有极高的智商。几乎就像他是我想象出来的一样。当我第一眼看到总一郎的儿子时,这就是我最初的想法。”

 

“L不要被愚弄了。这可能就是他的目的。如果你对这个男孩产生了感情,他就会成为你的弱点,以及你最终的失败。”

 

“我当然知道。”L若有所思地说,转而去看房间里的那个男孩。“渡,我会爱上他。我知道我可以。”

 

“是的,但他会爱你吗?你自己也说过,夜神月只不过是一个被宠坏的冷血的杀人犯。”

 

“我知道我说过什么。”

 

“那就别摆出那副渴望的眼神看着我。”

 

“我没摆出什么表情。”

 

*()*()*()*

 

在房间里,月躺在地板上,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他很累,需要睡眠,但他拒绝闭上眼睛。“拜托了。”他低声说,希望L能看见他。“请相信我,这一次,请相信我。”

 

硫克在房间的另一边咯咯地笑了起来。“我觉得你绕进另一个循环了,月。看来你得再写一次日期,不过我有点厌倦了。这就像整天看重播一样。”

 

“只要等到他相信我,然后随便你想做什么。我不能让他死。”

 

硫克摇了摇头,说:“你知道的月,每个人最终都会死。仅仅因为你今天救了他,并不意味着明天他不会死。”

 

“我怎么会不知道?!但我不能让他死在我的手中,不是我,不是今天。”

 

“随便你说什么吧,小孩。但事情变得越来越无聊了。我开始感到厌烦了。再说,我只同意等他听完你的整个故事。现在他已经听完了,我准备回到死神界了。我想和那些家伙玩一会扑克。”

 

*()*()*()*

 

渡愤怒地摇了摇头,“即便如此,那个男孩还是个杀人犯,这是你自己说的。”

 

“是的,我不会,也不能否认。一切都是证据,但如果他是呢渡?如果他是被控制了?或者如果他真的经历了时间旅行呢?”

 

“那又怎样?”渡如此严厉地反问,让L震惊得差点停止呼吸。“如果他是经历过那些事,这就能免除他的所作所为吗?这就能抹去他手上的鲜血吗?”

 

L还没想好怎么回答,监控摄像头突然发出了奇怪的声音,迅速地吸引了两个男人的注意力。当他们把监控调到月的房间,他们发现那个少年像之前一样躺在地板上,但现在他弓起了腰,紧紧地抓着胸部,就像心脏麻痹了一样。L的呼吸加快了。他一跃而起,把椅子向后推,碰到了渡的膝盖,自己径直向月的房间跑去。

 

他花了几秒钟才把门打开,但当门终于打开时,他砰的一声一把把它摔在了墙上。L跑到月身边,跪在他身旁,把他拉到自己的怀里。

 

“月?月?!”

 

“Law…Lawliet……”

 

“看着我,月,看着我,别闭上眼睛,看看我。”

 

“它,它在我的……衬,衬衫下面……”

 

“嘘,别说了,继续看着我,别闭上眼睛。渡!叫救护车!”

 

L将月柔软而娇小的身体紧紧地抱在怀里,对着渡喊道,而后者看到L的眼泪就知道已经太晚了。月慢慢伸出手,轻轻擦去L脸颊上的泪水。

 

“Law—“

 

“嘘,别说话了,静静地躺着。渡马上就——”

 

“我,我听到钟声了……你没听见吗……Law,Lawliet?”

 

“我,我什么都没听到。”L的声音渐显沙哑,努力想逼回眼中的泪水。他转向一边擦去了眼泪,但当他再看那男孩的眼睛时,他已经死去了。L自己的身体开始颤抖,他将月一动不动的身体抱得更紧,摇晃着他,直到他感觉到有东西。

 

月的衬衫下有一件硬硬的东西。

 

L把男孩的衬衫拉开撩起来,在月的腹部和裤子之间露出了一个口袋大小的白色笔记本。当L把它拿出来时,他注意到它比死亡笔记要小得多,完美的金色字体“Time Note”正如月描述的那样被书写在封面上。

 

L听到了他自己的声音,低语着,恳求着再给一分钟,就一分钟,但硫克在墙间回荡的笑声,是他唯一得到的回应。

 

-END-

 

A/N:续篇已经开了,叫"The Second Hand Unwinds"

 

======================================================================

 

翻译菌有话要说:

 

当初看Time After Time哭得稀里哗啦的,poor Light一次次地跳转时间线最后终于得以所愿安心地迎接死亡,不过就像渡说的,如果月真的活下来反而很难办hhhh

 

最后L和月就像位置互换了,当时看到Time Note我就大概猜到之后可能要换L了,果不其然哈哈,最后作者设置的也很巧妙,曾经L注定的死亡前听到了葬礼的钟声,现在月竭尽全力扭转了他的命运,他听不见了,但作为代价的月却要迎来生命终止的丧钟,就和之前月所说的那样,救了一个人,就会有另一个死去,L活下来了,月就死去了。曾经月向硫克恳求再给他一分钟,他还不想死;现在L向硫克恳求再给他一分钟,他还不想让月死去,然而这次,死神不再给他奇迹。可怜的侦探君,还没来得及告白呢,喜欢的人就已经永远听不见了

 

喜欢HE的小天使们,这篇还有续集哦,"The Second Hand Unwinds",这次换成L回到了过去,先去把笔记烧了然后跳回了一年后的侦探君本来以为这下好啦,然而事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于是他又回日本和没有记忆的月君去谈情说爱(x,这篇吧emmm一直很想吐槽既然L你喜欢他就在他17岁的时候就出现和他恋爱嘛(见过一篇就是这样的),非要回去说不打乱他生活,结果呢,作死了吧,白白浪费一半寿命换眼睛……

【资源分享】《007》系列 26部电影

serenity:

1. 1962年 诺博士 


2. 1963年 俄罗斯之恋 


3. 1964年 金手指 


4. 1965年 霹雳弹 


5. 1967年 雷霆谷 


6. 1969年 女王密使


7. 1971年 金刚钻 


8. 1973年 生死关头 


9. 1974年 金枪人 


10. 1977年  海底城 


11. 1979年 太空城 


12. 1981年 最高机密 


13. 1983年 八爪女 


14. 1985年 雷霆杀机


15. 1987年  黎明生机 


16. 1989年 杀人执照 


17. 1995年  黄金眼 


18. 1997年 明日帝国 


19. 1999年 黑日危机 


20. 2002年 择日而亡


21. 2006年  皇家赌场 


22. 2008年 量子危机 


23. 2012年 天幕杀机 


24. 2015年 幽灵党


外传电影


1967年 皇家夜总会


1983年 巡弋飞弹


链接见评论



如何用一天时间搞定上海迪士尼

é:

【适合人群】


1没有带老人小孩;


2体力尚可,意志坚强;


3专注游乐项目,不拍照不看表演;


4穷、买不起vip。


【准备工作】


1买票:比较了下某宝上票价最便宜,但订票之后不能改期,所以必须先确定好行程!买票时需要绑定身份信息,最好一人一证一票,一张身份证买多张票的话可能会出现刷不出来的BUG,分开买会比较保险一些;


2在手机上下载好“迪士尼度假区”app,手机号注册好,提前熟悉app各项功能;


3可以带瓶装矿泉水,食品只能带一些密封小袋装的、万一进不去可以立即吃掉的分量;


4穿轻便舒适好走路的鞋子和衣服;


5前一天晚上早点睡。


【早起进园】


1最迟最迟早上7点半要到,入口距离停车场和游客中心都还有挺长距离;


2排队进园,先安检,人工翻包,如果食物不允许带的话赶紧吃掉或放弃;


3直接闸机刷身份证取门票;


4拿到门票之后app扫描门票上的二维码绑定,就可以抢快速通行证了(FP)!


【园区地图】


1入口正对梦幻城堡,围绕城堡左右前后四块园区,左边是明日世界,右边探险岛—宝藏湾,前方(靠近入口)奇想花园,后方梦幻世界;


2探险岛的热门项目相对较多,所以建议先往右;


3早上的时间非常宝贵,熟悉一下地图之后马上跑起来!


4每张FP的有效时间是1小时,需要在这段时间内赶到项目入口;


5间隔2小时后可以领取下一张FP,必须时刻关注app的排队情况,规划好时间。


【推荐项目】


1探险岛+宝藏湾:


①飞越地平线:最最最热门,进园之后马上查看是否有FP可以领!如果FP已经被抢完的话,看看排队时间,少于75min的话不要犹豫马上去排吧,否则时间只会越来越长。这个项目主题是世界各地著名景点,完美模拟在天空中翱翔的感觉,等待是值得的;


②雷鸣山漂流:如果①的FP没抢到的话可以拿这个FP,可以现买雨衣也可以自己准备,否则会淋湿;岩洞的音效非常好,有点小刺激~~


③加勒比海盗:如果还没到FP使用时间的话就先去玩这个,五星推荐!浓缩版加勒比2探险记,情节紧凑身临其境,裸眼4D的深海效果梦幻至极(深海/巨物恐惧症患者慎入),不要错过!


2梦幻世界:


④七个小矮人矿山车:时间到了的话赶紧抢这个的FP,也是大热门,早上第二轮一般能拿到下午的FP,比较刺激的露天过山车,小矮人摇头晃脑很欢乐;


⑤小飞侠天空奇遇:也可以拿FP,基本中午还能抢到,乘船游览彼得潘世界,有种进入立体书世界的感觉,充满了童话色彩,温暖又治愈;


⑥城堡和迎宾阁:城堡里有各个公主的壁画,迎宾阁可以排队和公主拍照,见到了灰姑娘和白雪,特别温柔亲切~有时间余裕的话可以走走逛逛;


3明日世界:


⑦创极速光轮:早上或中午都可以拿这个FP,非常刺激的过山车!整个人趴在两轮赛车上,速度据说是80km/h,冲出去的一刹那就感觉自己要狗带了!游戏世界的光影效果也是酷炫到不行,身体OK的话一定要体验一下;


⑧抱抱龙赛车:类似海盗船的设施,在一个巨大的弧形轨道上俯冲—上升—回落,不断加速。真的太刺激了,太刺激了,真实地吓到飙泪;


⑨喷气背包飞行器:比较温和的空中旋转设施,可以自行控制起伏,挺放松的~~


4奇想花园:


⑩漫威英雄总部:迷妹私心。看到了寡姐、大号格鲁特、蜘蛛侠和星爵同框,还有矮墩墩笑容和蔼的队长哈哈哈,排队拍照立等可取;有体感游戏可以玩。英雄们会轮班休息,app上可以看到开放和等候状态;


⑪夜光幻影秀:晚上八点半开始的烟花+音乐+灯光表演,就是著名的“城堡着火啦”,我一直到晚上都还在赶路所以只瞄了几眼,但确实非常非常美,名副其实的梦幻城堡:)


【可选项目】


1探险岛+宝藏湾:


①古迹探索营:人造丛林岩石瀑布景观,绳索挑战道看起来还挺有意思的,但不可以穿凉鞋或者拖鞋玩;


②探秘海妖复仇号:参观海盗船;


③探险家独木舟:宝藏湾的划船项目;


2梦幻世界:


④小熊weini历险记:有FP可以领,据说效果也挺好的~可能比较适合小朋友;


⑤旋转疯蜜罐:坐在罐子里转啊转啊转;


⑥晶彩奇航;坐船游览小河,旁边是童话人物的雕塑和喷泉;


3明日世界:


⑦创界:展厅非常酷炫,有赛车游戏可以玩;


⑧弹簧狗团团转:小狗形状的赛车,看上去还挺童趣的;


⑨巴斯光年、史迪奇、星球大战: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


4奇想花园:


⑩小飞象:旋转小车车,温和可爱;


⑪旋转木马:经典项目啦,晚上的效果更浪漫;


⑫花车游行:固定时间点有米奇鸭鸭等等角色的巡游表演,可以拍照~


【我的行程】


7点半到达,进园时带的食品被要求吃掉,耽误了一点时间;


取票大约8点不到,飞越地平线的FP已经全部被抢完;


领了极速光轮的FP(时间段9:00-10:00);


排队50min玩雷鸣山漂流,结束快9点,赶去玩极速光轮;


10点左右领小矮人矿山飞车FP(时间段16:00-17:00);


排队50min玩喷气背包飞行器,结束11点左右;


参观漫威英雄总部、城堡、周边店;


排队30-40min玩小飞侠天空奇遇,结束12点左右;


玩完觉得很棒,于是又领了小飞侠FP(时间段19:20-20:20);


排队90min玩飞跃地平线,结束13点半左右;


排队40min玩加勒比海盗,结束14点多;


领了极速光轮FP(时间段18:05-19:05);


参观古迹探索营,探险岛里随便晃了晃;


排队40min玩晶彩迷航;


参观爱丽丝迷宫(很适合拍照)、漫威英雄总部(为了看队长);


玩小矮人矿山飞车,结束大约16点多;


排队20min玩旋转疯蜜罐;


看冰雪奇缘演唱会,17:15-17:35;


排队50min玩抱抱龙冲天赛车,结束大约18:50;


二刷极速光轮;


城堡周边区域已经封闭,不得不绕路一大圈;


短暂休息,二刷小飞侠,结束20点半左右;


烟花秀开始,排队15min二刷加勒比海盗;


在小镇边上看了一小会烟花秀,21:30回家。


【一点感想】


真的好玩,但累死了。




思路整理

松针与露水:

时间:11-12h


软件:sai2 photoshop


重点:质感表现、空间氛围塑造


面灵气是一个特征十分鲜明的式神,她的设定让我想到那种“普通少女之下是绝对的妖异”的感觉;所以根据面灵气给我的印象,先出了两版草图,试图表达的是【宁静的日式庭院+涌动的绚烂妖气】:



第一张横构图(光照进房间,沿着斜角展开倒影)




第二张竖版



第一张的构图略显老套,后来定了竖版。




细化草图,明确区域



画气氛草图,用色块大概确定出图面整体的氛围


这里的倒影感参考了京都的琉璃光院,大概也能看出一点痕迹:



然后开始线稿+小伙伴帮忙铺色




(铺色途中)




七彩的倒影一开始是想处理成火焰一般的感觉,但是好像难以实现,而且时间很紧张,没有很多时间去自己手动尝试,此时忽然想到了用ps液化拉一个底图出来:




叠在地板上


瞬间duang了出来()学好软件大概是真的很重要吧,具体的操作大家可以百度ps镭射效果,简单粗暴。



(图层大概这样)




接下来是又觉得地板的质感不够,如果只是平涂+叠质感撑不起刚才液化出来的那堆炫彩的东西;然后忽然想到之前给楚留香画的一张图里的地板处理,感觉可以在这里用上:




(楚留香和面灵气的对比,画法重点在表现地板的【厚度与纹路】,一个是厚度用较浅的颜色涂出来,面灵气这张多了一个细木纹的刻画)



这个是最开始有玉藻前和百目鬼的版本,后来觉得会影响画面效果,最后去掉了。




初步完成图。但有意见是感觉面具过于抢,面灵气不够抓眼(视觉重点不在人物上),所以进行了调整:背景亮度降低、面具亮度降低、面灵气自身亮度提高以及月亮亮度提高。



最终完成版。


真的很赶,不过自己基本上是画的比较爽的,也算是有所收获,所以记录一下。